思路客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最强战神 > 正文 第689章 那是他自己的刀!
    乔休尔真的呆住了!
    他堂堂一个S级,号称奥本山宫殿的第一战神,本以为东方大夏都是土鸡瓦狗,来了之后可以随意踩人,可没想到,己方竟然被打成了这个样子!
    那八个手下,都是精锐中的精锐!
    此刻,居然全部倒在血泊之中了!
    一个个惨的不能再惨!
    此刻,整个黑海大陆,起码有一半都陷入了沉默之中!
    不光是乔休尔,他们自己也缓不过来!难以置信!
    那可是八个A级啊!
    怕是奥本山宫殿的殿主,现在也在屏幕前肉疼着呢!
    “大夏是黑海势力的禁地,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们现在都还不明白吗?”林然淡淡地说道。
    他的话语之中不乏嘲讽之意!
    而那些秦家人,也同样呆住了!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和他们刚刚预想的完全不一样!
    这些人本以为,林然马上就要变成尸体了!
    却没想到,死掉的居然是那另外八个人!
    这些人根本就想象不出来,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!局势怎么忽然间就有了这样的逆转!
    枪声停止了。
    四周再度恢复了静悄悄。
    然而,那寂静到极点的夜色,却让乔休尔感觉到无比的愤怒!
    果然,林然一语中的!
    乔休尔被直播打脸了!
    这可真是把人的颜面踩在土里,狠狠碾压!
    秦相思也被震惊了一下!
    一轮射击,便干掉了八名A级武者,这种不真实感和冲击性着实太强了!
    她在短暂的冲击感过后,再看向身边的男人,美眸之中便已经是异彩涟涟了!
    这个男人,到底为了今天而做了多少准备?到底还要给她带来多少惊喜?
    此刻,在秦相思的心中,除了对林然的好奇心之外,还充满了期待感!
    她在一步步滑向林然的世界!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林然看着乔休尔,微笑着问道:“是因为还一直沉浸在我给你带来的惊喜之中吗?”
    乔休尔的双眼通红,喘着粗气,宛若受伤的野兽,他说道: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枪和子弹,怎么可以把我的人给杀伤到这个地步……”
    他刚刚那强大的自信,在这一瞬间被完全击垮了!
    但是,浓浓的不甘与愤怒,开始从乔休尔的心中迸发了出来!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林然摇了摇头:“你认为不可能,只是你的眼界限制住了你,当然,也限制住了你的奥本山会所。”
    听到林然再度提起“会所”这个梗,乔休尔简直怒不可遏!
    “该死!你侮辱了奥本山宫殿!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    乔休尔简直快要气疯了!
    他身上的源力开始疯狂运转了!这秦家大院周遭的气氛开始变得更加压抑!
    S级一旦气场全开,到达动手的临界点,这场面确实就太骇人了!
    秦相思看了秦星洲一眼,随后对在场众人说道:“快点散开!不要再在原地呆着了!”
    秦星洲这才醒悟过来,连忙帮着疏散人群!
    不然,这密密麻麻的秦家之人,待会儿都会成为两位大佬交战之时被误伤的炮灰!
    然而,和怒容满面即将爆发的乔休尔相比,此刻林然的淡定则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    胜券在握!
    在远隔重洋的黑海洲,这一刻,很多人的目光,都汇聚于林然的身上!
    他们都在猜测着这个年轻男人的真正身份!
    根据这些人的判断,这个年轻男人,或许就是大夏官方的秘密武器!
    林然看着乔休尔,加重了一些语气:
    “其实,你弄出这个直播来,也挺好的,我们也能够趁此机会告诉所有人,大夏,不是你们这些势力可以搅风搅雨的地方!”
    乔休尔在迅速思考着对策,他还在想着翻盘!
    在他看来,自己若是直接离开,并没有难度,但是,这可是面对整个黑海大陆的直播,如果今天自己真的就这么灰溜溜地逃跑了,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在黑海大陆混下去?怕是早就成为笑柄了!
    “我不一定会输,但,你一定会死!”乔休尔吼道。
    随后,他缓缓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刀!
    一抹寒芒出现,似乎比天上的冰凉月光还要刺眼!
    “别想着逃跑,我还是那句话,这里是大夏,你既然来了,就走不了了。”林然淡淡说道,“居然还要强抢监察长给你当老婆,谁给你的脸?”
    “逃跑?”
    似乎是被这两个字激怒了,乔休尔低吼道:
    “我曾经凭借着这把刀,打下了半座奥本山城!如果没有我,就没有奥本山宫殿的今天!”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林然嘲讽地笑了笑:“然后你就来大夏耀武扬威、不,来直播打脸了?”
    在黑海大陆,很多人的心都随之而提了起来!
    他们都想看一看那位奥本山宫殿的第一战神究竟拥有着怎样的实力!
    “如果我是这个第一战神的话,这个院子的所有人,都不可能活得了,我要杀掉所有的目击者……这可真的太丢人了。”
    “杀得了大夏的人,能杀得了咱们这些看直播的人吗?这次的事情搞得那么大,说不定,黑海大陆的很多超级大佬,都和咱们一样,也在看着屏幕呢!”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想看看这个第一战神究竟要怎么发威,对面那个年轻男人,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呢……”
    “恰恰相反,我的感觉反而是,这个年轻男人更有底气,也更有实力,第一战神这次要悬了!”
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理想之城。
    在那座摩天大楼的顶层,是一个空空荡荡的大厅。
    大厅中央,摆着一张通体黑色的座位。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“理想王座”!
    只有理想国度的君主大人,才有资格坐在这样的位置上!
    然而,此刻,这个座位上,坐着的是一个娇俏火辣的身影!
    她哪怕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袍,但是,长袍也掩盖不住那婀娜的身形!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让外界很多人看到,怕是要震惊到极点!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坐在君主之位上的,居然会是个女人?
    这倒不是歧视女性,而是,在黑海大陆,女性大佬确实是少之又少!
    她的眼睛,始终望着大厅前方的巨大屏幕。
    确切地说,她的目光,一直锁定在那个年轻的身影之上!
    这女人的手里,正握着一把紫色软剑,轻轻把玩着!
    在她的身边,站着两个身材火辣的侍女。
    她们都是穿着纯红色的长袍,那种衣服的颜色显得很是热烈,奔放如火,很容易激起异性对于她们的某些想象。
    “君主大人,您觉得,谁会赢呢?”其中一名侍女问道。
    这位君主大人已经把紫色软剑变成了绕指柔,她并未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你们觉得呢?”
    “我觉得第一战神乔休尔会赢,这个男人一直都很自信,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,是奥本山宫殿的常胜将军。”
    “我也认为乔休尔会赢,毕竟,那个大夏男人,真的太年轻了……”
    两个侍女都把票投给了乔休尔。
    在她们看来,乔休尔是成名已久的黑海大陆S级,面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男人,根本找不到他失败的理由!
    然而,这君主大人那高贵且性感的面孔之上,却露出了一丝微笑,她淡淡说道:
    “在他的手底下,乔休尔支撑不过三招。”
    他?
    这两个侍女听了,虽然都有些意外,但是,她们本能地相信这位新任君主大人的判断!
    同时,也有着浓浓的疑惑,开始在她们的心里面扩散开来!
    毕竟,听君主大人对那个大夏青年的称呼,他们之间好像很熟络一样!
    “开始了!”这时候,一个侍女连忙说道!
    在屏幕里,只见乔休尔猛然往前跨了一大步!
    这一大步,瞬间把他和林然之间的距离缩短为零!
    随后,那把闪着无尽寒芒的长刀,已经来到了林然的咽喉之前!
    这刀法真的凌厉之极!
    如果面对S级初段的强者,在猝不及防之下,真的有可能被这一刀给砍掉脑袋!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    屏幕前的很多人都开始为这一刀而喝彩了!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喝彩声尚未落下,所有人的表情便再度凝固在了脸上!
    因为,场间忽然间有一个人倒飞而出,但不是那个大夏青年!
    林然不仅没有中刀,反而打飞了乔休尔?
    此刻,这位第一战神的心里面,满是难以置信!
    他的长刀明明就要砍掉林然的脑袋了,可是,对方的拳头,怎么就能提早一秒到达他的胸前?
    这一拳之中蕴含着堪称浩荡之极的源力,一下子把乔休尔打得吐血了!
    后者捂着胸口,落地之后,又踉跄了好几步,好不容易才站定!
    此刻,他再看向林然,目光之中的所有骄傲与自负都没有了,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震惊!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的拳力……为什么这么凶猛?”
    然而,林然并没有回答乔休尔的话,而是冷冷说道:
    “我说过,大夏,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!”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,林然往前猛然踏了一步!
    就是这一步,似乎让周围天地直接变了颜色!
    这一片空间,已经全然被林然的气场所笼罩了!
    这一次,黑海那边的观众们甚至来不及感慨,林然便已经一步来到了乔休尔的身前了!
    众人也没有看到他迈出多大的步子,偏偏就能跨出十几米!好像众人的视觉都出现了偏差!
    而且,在这一步之中,林然的身形也已经带出了道道残影!
    然而,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知道,这是一种近乎于“道”的表现!
    “他触摸到边缘了。”
    理想国度的那位君主大人说道。
    那两个侍女一头雾水,都不知道这所谓的“边缘”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。
    这时候,乔休尔的反应也是极快,他猛然挥起了长刀,狠狠的劈向了林然!
    然而,他的这一刀,却劈空了!
    因为,林然已经在他的眼前消失了!
    是的,整个大活人,都不见了!
    与林然一起消失的,还有乔休尔手中的长刀!
    “我的刀呢?”他惊恐地问道!
    这一刻,乔休尔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剧痛!
    下一秒,一道淡淡的声音,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!
    “你不懂,S级和S级,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。”
    这话音尚未落下,乔休尔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肺间被一股冰凉的感觉所充斥了!
    他一低头,便看到一截刀尖,从自己的胸口透了出来!
    那是他自己的长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