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农女不强天不容 > 正文 第334章不如一个女子
    唐顺延和小伙伴们从山上下来,为了晚上的口福,也想着傍晚钓鱼是很好玩的一件事,可以练一下忍耐力。
    司马柔美带着丫鬟护卫,不管鱼塘里每个钓鱼点都有男子在那里钓鱼,选好了一个位置,沉静的在那里钓鱼。
    叶诗琪自从四年前第一次钓鱼吸引顾客,鱼料里放了空间水尝试成功,后来的钓鱼中,她没有作弊。
    客人的鱼料同一分发,他们带来的也可以,除了钓鱼竿可以供应,其他的就看他们的本事了。
    唐顺延和他的小伙伴们,已经在这里钓鱼历练了四五年,从生手变成了熟手,钓鱼竿越做越好,鱼料也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。
    庄园也提供地里挖出来的一种鸡和鱼喜欢吃的虫子蚯蚓,还有一些制作的鱼料,有花生壳做出来的加上一些别的料,是鱼喜欢吃的鱼料,钓起鱼来不落空。
    司马柔美怕那种虫子蚯蚓,选择了别的鱼料,她在那里钓鱼的时候,经常来这里钓鱼,认识她的,青年或者是老人都只是点一下头。
    司马柔美经常在这里钓鱼也认识了一些钓鱼的爱好者,不过基于他们是长辈的也不好聚在一起。
    千金小姐的她也不喜欢和他们聚在一起,来来去去也只是这几个唐顺延带来的朋友。
    这也是她父亲怕她玩野了,限制她交朋友,她也觉得朋友不要多,一个知己足矣,几个朋友玩的好也够了。
    钟兴旺和几个同窗,带着第一次来的古铜肤色的男子,他们各自找了钓鱼钩,去年的钓鱼钩觉得放了这么久可能会烂了。
    他们又不差钱,于是他们个人又从老板这里买钓鱼钩。
    古铜肤色的男子,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新奇的钓鱼竿,想起他和家里长辈去钓鱼,那跟钓鱼竿这么简陋。
    有一次和钟兴旺提起钓鱼,研究了一下钓鱼竿,从同窗的嘴里听到钓鱼竿会有如此复杂的,功能又如此之好。
    嘴里说着没有见过实物,他当然不相信,以为同窗钟兴旺在吹牛。
    钟兴旺和他说,如果不相信,就跟他们一起去见识见识,如果他不相信就问一下别的同窗,还说了几个同窗的名字。
    他很好奇之下去问了一下那几个同窗,就如钟兴旺所说的,钓鱼竿五花八门。
    你想钓鱼有多厉害,就看你出的价钱买的好。
    此刻终于见到了实物,确实,如钟兴旺所说的,很新奇的钓鱼竿他没有见过,如何作用更加不知道。
    难怪这个鱼塘这么大,这么多钓鱼点还挤满了人,之前从窗口看那些人好像有所获。
    当他们各自出了银子,买了钓鱼竿,然后又在老板这里买鱼料,钟兴旺和老板熟络的样子,如家人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的庄园这么卖力的带人来这里消费。
    “呵呵,钟公子又带朋友来玩啦,这些是你的朋友,这段时间在这里玩,吃喝玩都给你打折,怎么样?”
    李志军收钱那个收到手软,特别是这种放假的时期,除了卖钓鱼竿他有提成,如此多的顾客来庄园消费,虽然说的好听是打折,他们这些员工接待越多的游客,会有更多的提成。
    “舅舅,打折给我和我的朋友当然好了,谢谢舅舅,给我这些朋友介绍一下钓鱼竿,让他们知道钓鱼竿的功能。”
    钟兴旺认为不是专业人士还是不要卖,弄好了。
    “这是你舅舅吗?好家伙,给家里人拉生意。”古铜肤色男子拍一下钟兴旺胳膊,言语这么说,却没有埋怨,做生意就是这样,他们公子哥明白的。
    已经来到这里多次的其他同窗笑着没有语言。
    钟兴旺当然不会被别人误会:“这是刚才那两个女孩的舅舅,我只是跟着叫而已。”
    “好家伙,叫别人舅舅是不是想别人的外甥女?刚才那两个小女孩是不是有大姐?”男子真相了。
    来过几次这里的同窗打趣:“哈哈哈,这家伙肯定是这么想的。”
    钟兴旺……,好像是有两个15岁以上的小女孩,看上他们也不错。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不瞒你们说,我还真的有好多外甥女,除了刚才那两个女孩子的姐姐们。
    还有别的姐姐的孩子,而且他们的样貌极好的,请媒婆上门求亲的男子都要排好长隆。”
    李志军看起来老实,做了好几年的生意,已经学了一点弟弟的那嘴舌,这些个都是有钱的公子哥。
    钟兴旺他是认识好几年了,这个男孩的饮品还不错,值得一考虑,和他在一起玩的也可能是不错的人品。
    男子们……“哈哈哈”当做一个玩笑话。
    “那你的外甥女定亲了吗?”
    钟兴旺心思活络了一下,叶家姐妹前面大的两个他也认识,也只能考虑大一点的两个人,这已经是老牛吃嫩草了。
    “还没,唉,也不是没有好儿郎,可我姐夫怕孩子嫁的不好,看不上请媒婆上门的公子,一条村子的财主儿子或者是农民的儿子,这都不好答应啦!”
    李志军眼睛一亮,眼前不就是有一个好人选,于是透露几句。
    “钟兴旺,你不会是真的看上了别人的外甥女了吧?”同窗一个个的说,拍着他的胳膊,一脸八卦的样子。
    钟兴旺……,暂时不能说,让你们猜猜猜,他觉得这件事还是先见了姐姐,让姐姐请人上门。
    这个暑假是在这里玩,然后接姐姐和姐夫回京的,顺便办了人生大事也不错。
    他不想再说这个话题,又让李志军给同窗们介绍钓鱼竿。
    李志军觉得有点可惜,刚刚说到外甥女,这个话题怎么不继续呢!
    也没纠结,给这些公子介绍了一些钓鱼竿的功能,越贵的功能越好,做工也越复杂,就那拉线的快速又好,长度也不一样,钓鱼钩会更好。
    这些个都是有钱家的公子,这钓鱼竿听起来挺贵的,对他们来说根本就如玩玩斗虫。
    很爽快的买了最贵的钓鱼竿,于是他们拿着钓鱼竿,让工人拿着钓鱼料开料。
    公子们走出库房,钟兴旺走在最后,然后转身悄悄的来到李志军耳边说:“舅舅,明天把你的外甥女都约出来。”
    李志军……,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?
    “钟公子,想办诗个社会还是什么的?”
    钟兴旺点点头说道:“正有此意,我们这些同窗办着玩,你的外甥女们出来也可以,女孩子们一起玩,主要是能远处见见面。”
    李志军一听这话秒懂了,这是来一个偶遇或者是暗地里相亲,这就是某一些相中了那个人家的女子,想见见真人,于是就会以各种办宴会,其实是相亲会。
    “好,舅舅明白了。”李志军开心的笑着送钟兴旺出去,然后一拍手,除了外甥女,自己的女儿和侄女也叫上,说不准这些公子哥看上的是自己的女儿。
    钟兴旺带着同窗好友去选择一个钓鱼点,走过的每一处都挤满了人。
    每个钓鱼点都是有顶棚,像凉亭一样盖着让人们在钓鱼乐趣中,可以不用烦恼日晒雨淋。
    至于风吹在夏天里最好了,到了冬天穿厚一点也行。
    钟兴旺最后选择了一个钓鱼点,这里也有熟人,更是见到了一个认识的小女孩。
    对于这个小女孩,能文能武,他这个年纪大几岁的公子,也不得不去佩服,这女孩的英姿飒爽。
    是他认识的女孩中最厉害的,同年龄男子也许有可能比不上,他当然不认为自己比这个女孩差。
    钟兴旺就想和背着他们的小女孩打招呼,新来的这个同窗,先一步走过去:
    “哟,还有女子在这里钓鱼,看起来挺新鲜的,桶里有鱼……,不会是别人帮忙的吧!”
    古铜肤色男子毒舌,眼中有趣味,不是他看不起女子,按照京城的大家闺秀,不会和男主们聚在一起钓鱼,女子七岁之后已经被家里限制了外出。
    钟兴旺……,这个女子如此彪悍,你也敢惹,等着虐你吧!他同情的看一眼同窗,啧啧,大城市来的变成了土老帽。
    司马柔美的护卫们……,哪里跑出来的旺旺,也不睁大他那一双眼睛,咱们小姐的能耐,你这个语气如此猖狂的,有可能不如,等着我们小姐把你虐吧!
    其他的几个同窗……,潘仲丹你今天太活泼,希望你以后也这么活泼,不要被虐的废了。
    潘仲丹没感受到同窗的目光,来到了小姑娘的鱼桶,见到桶里有一条十几斤的大鱼。
    司马柔美转头打量了一下和她抬杠看看不起她的男子,感觉这个男子面生,她来了多次这里,绝对没有见过这个男子。
    然后转头见到了钟兴旺,还有几个有点面熟的男子,明了这个肯定是第一次来的愣头青。
    “切,本姑娘钓鱼还用得着别人帮,你是第一次来,没长见识的250?”
    潘仲丹……小姑娘猖狂的语气,傲气的表情.只有那个250
    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也能才想到是不好的话。
    “小姑娘好有自信呐,要不要和本公子比一比?”潘仲丹脑子一热,说出来令他之后后悔的话语。
    钟兴旺……,潘仲丹就像小姑娘说的250,这个新的钓鱼竿还没有熟悉,就想和钓鱼老将比。
    同窗们……,潘仲丹今天发烧了吗?我们都不敢和这个小女孩比,等着看戏好了。
    “当然有自信,想和本姑娘比赛是可以的,但要有彩头,如果我赢了你,你要从这里蛙跳到饭厅的地方。”
    司马柔美露出狡猾笑容,从这个钓鱼点到饭厅,目测十丈远,虽然不会很远,那也够所有鱼塘钓鱼点的人看笑话了。
    不觉得这样会很毒,同样的她输了也会这样,赌注是很公平的,强者胜。
    “那如果你输了呢?小姑娘,你这么可爱,我可不忍心你蛙跳,请我吃鱼餐得了。”
    潘仲丹话语中的怜香惜玉,如果是平民百姓会觉得,他要别人请吃餐,那是占了大便宜,一顿晚餐可不便宜。
    “想我请你吃饭?要看你够不够强,别浪费口水了,你看到天快又黑了吗?想要趁着黑夜别人看不到你蛙跳吗?”
    司马柔美的话语说出,她家护卫发生发出一阵虚声。
    “兄弟,认输吧!”钟兴旺拍拍同窗的胳膊。
    潘仲丹甩开他的手,用一个你说笑话的眼神:
    “哼,别怪我不怜香惜玉!等着你请我吃晚餐。”
    潘仲丹也不再废话了,让带来的人帮忙弄鱼料,为了不输,请师傅教,开始让钟兴旺帮忙搞钓鱼钩。
    把钓鱼竿全部弄好了,清楚了如何运作,才把钓鱼竿弄上鱼料,把线甩到鱼塘里。
    司马柔美刚才和人斗嘴间,已经又钓上了一条大鱼,在潘仲丹还在请教的时候。
    她让其中一个护卫,把这两条大鱼送回县城,让父母亲有新鲜的鱼吃,花钱又能吃上好料。
    至于她来这里是要花钱住宿,花钱吃饭的,她好多次比赛赢了,来这里吃喝玩乐根本就不用花钱。
    她是不会占别人的便宜的,可以完全靠她自己双手赚米,还能让父母吃上新鲜瓜果,蔬菜,食物。
    父亲带着任务来做官,做的却是清官,得到的俸禄只够一家人吃喝,两个哥哥还要到京城读书,她也到书院读书。
    也幸好家族有一点点支持,她到外面玩的花销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赚来的。
    众人吃瓜……,也跟着钓鱼,也要自己赚口吃的,比较一个女子不能输的太惨。
    潘仲丹眼角瞄到和他打赌的小姑娘,他们弄鱼竿的时间中,钓上了一条十几斤的大鱼。
    此刻有点紧张后悔,后悔他对,一个女孩如此的刻薄语言,这小女孩钓鱼有点真本事。
    此刻他还不认为自己说输于这个女孩子,虽然心中有点紧张,说出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,再也收不回来只能使出看家本领赢回来。
    潘仲丹把钓鱼线甩在了鱼塘里,眼神已经开始紧张,紧紧的盯着钓鱼竿的动静。
    司马柔美这时也再一次把钓鱼竿甩出了鱼塘,为了赢得更漂亮,她甩的更远。
    双方在比赛,吃瓜的观众也已经把钓鱼竿甩出了鱼塘,眼神没有盯着钓鱼竿,让带来的人看着钓鱼竿,他们主要是观看比赛。
    也已经有吃瓜观众……,等等着某人的蛙跳。
    潘仲丹……,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