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入套 > 服装店
    五点半和夏瑶分别以后,林芷本打算打车回家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    是聂召峥的电话。
    “在哪里。”低沉磁性的嗓音。
    林芷看了眼路边的建筑,“海洋国际这边……你下班了吗?”
    “嗯,我来接你。”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——”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聂召峥就挂了电话。
    现在是上下班高峰期,聂召峥要将车开到海洋国际来,估计得堵一会儿。
    林芷刚想找个地方坐着,一辆白色的跑车就从她身后开了过来,停在她身边。
    宁东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墨镜,副驾驶上坐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年轻女孩。
    不等他说话,林芷就率先打招呼,“宁少,又换女朋友了?”
    “……”宁东杨将墨镜取下狠狠往旁边一丢,恨恨地瞪着林芷,“你他妈非要故意挑衅我是吧?”
    “我以为宁少故意将车停过来,就是觉得皮痒欠骂了。”
    林芷淡淡地说,抬腕看了眼时间。
    宁东杨走下来,将车门甩得巨响,车上的性感女郎委屈地叫了他一声,“宁少~”
    “在车上等着!”宁东杨头也没回,不耐烦地丢了一句,然后大步走到林芷面前。
    林芷挑了下眉,她戴着口罩,声音压得更低了,“c市雾霾这么严重,宁少还坚持开跑车,这种想为c市认命吸口霾的大无畏精神,实在令人佩服。”
    宁东杨对上她嘲讽的目光,气得握紧拳头,“你管我开什么车?”
    他只要一见到林芷,心里的火气就消不下去,“你还没成年就开始碰车,跑车买得少了?现在跟我搁这儿装什么装!”
    敢情他是故意来她面前炫耀他的跑车,想嘲笑一下她现在连辆车都买不起?
    这人幼稚无聊的程度还跟高中时候一样,这么多年只长了个子没长脑子。林芷懒得理他,正要走开的时候,宁东杨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    他原本想掐断,可一看到上面的名字,神情立刻温柔起来,像是被瞬间抚平毛发的小动物。
    “倩倩?”
    “现在吗?哦也没什么事……行,那我马上过来。”
    挂了电话,宁东杨冲动林芷翻了个白眼,没空再搭理她,转身走回车前,“我有点事先走了,改天找你。”
    那性感女郎立刻红着眼睛一脸受伤地看着他,“宁少,今天是我的生日诶……”
    “乖,听话。”宁东杨摸了张卡递给她,“去买点喜欢的生日礼物。”
    女孩一脸不情不愿,动作却一点都不含糊地接过,“好吧……反正我也不敢和倩倩姐争宠……”
    “我跟倩倩只是好朋友,不可以吃她的醋。”
    林芷在路边站着,饶有兴味地看了这处好戏。
    林倩倩是从四年前才搬进大院的,四年时间竟然就将一向花心跋扈的宁东杨收服得对她死心塌地。
    那女郎从车上下来,自己重新去打车了,宁东杨走了没几分钟,聂召峥的车就到了。
    车窗缓缓落下,梁辰竟然也在里面,林芷有些惊讶,“你不是去巴厘岛度假了吗?这才两天就回来了?”
    梁辰坐在副驾驶,一脸哀怨,目光幽幽地落在聂召峥脸上,狠狠翻了个白眼,“我也想知道此刻应该在巴厘岛的本少爷为什么会坐在这里。”
    “你坐后面去。”聂召峥一手搭在方向盘上,一边看也没看他一眼地说。
    梁辰的目光更加哀怨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林芷才知道梁辰回来是替她找工作室的选址的。
    她有些不好意思,“不用这么麻烦你,我和夏瑶自己可以搞定。”
    “聂太太等着直接签合同就好,这些小事无需你操劳。”聂召峥一派沉静地说,“反正他闲着没事,又喜欢多管闲事。”
    梁辰:“……”
    林芷轻咳一声,抱着抱枕,“去哪吃饭?要不回家做饭吧,梁少要不要一起?”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梁辰眼睛一亮,“我还没吃过嫂子做的饭呢!”
    于是聂召峥便在小区外面停了车,小区门口就有一家24小时生鲜超市,里面的东西很齐全,林芷原本想买两三个菜分量的食材,结果看见推车里竟然堆成了小山,聂召峥还在往里面扔东西,林芷丝毫不怀疑他大有将整个超市都搬空的心。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他推着小推车,气定神闲地走到收银台,然后冲梁辰抬了抬下巴,“结账。”
    梁辰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想要反抗,聂召峥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,他便很怂地乖乖拿出卡递给收银员。
    妈的,不就是给你老婆找写字楼找到了顾薇妹妹手里吗!
    一进家门,林芷就赶紧有些歉意地从梁辰手里提过大包小包,“梁少,谢谢你啊,你先坐着看会儿电视吧,饭做好了叫你!”
    一路看着梁辰宛如搬家似的从车里将东西提上来,她想帮忙,聂召峥却牵着她的手走在前面。
    聂召峥将外套脱了扔给她,一边慢吞吞地解袖口,一边走向厨房,“你也去休息,做好了叫你。”
    林芷呆了呆,乖乖地去将他的外套挂好,然后还是忍不住下楼来,站在厨房门口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    聂召峥身形很优越,此刻低着头站在洗菜池前,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水里清洗配菜,莫名让林芷觉得很性感,不由得想起在休息室的那次,她从背后抱着他,将脸贴在他背上的感觉……
    然后便被他摁在床上,这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她的腰……
    这个男人,平日里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清冷,可那种时候却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……
    “嫂子?”
    梁辰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冒出来,林芷吓得一个激灵。
    “厨房里很热吗,怎么脸红成这样?”梁辰有些奇怪,在她身后探了探头,看到聂召峥忙碌在里面的身影,仿佛见到了稀奇事,“二哥??你竟然亲自下厨给我做饭??”
    不等聂召峥的回答,就一脸感动加激动地冲去了客厅,拿手机开始打电话,“司崇你知道二哥现在在干嘛吗?他在给我做饭!!我觉得跟做梦一样……真的,我没有骗你,不信我开摄像头给你看……看到了吧!!二哥对我真好,你还没吃过二哥做的饭吧?二哥果然最爱的还是我!”
    “欧博,看到我发的照片了吗?二哥在给我做饭!!你敢相信吧,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吃过二哥做的饭,什么都值了,真的,就算二哥今天让我将那家超市买下来,我也毫无怨言!”
    聂召峥往碗里打了一个鸡蛋,闻言,转头冲林芷一挑眉,“想不想要一家超市?”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必了吧?”林芷走进去,想要帮忙择菜,聂召峥挡住她,“你看着就好,不用动手。”
    “反正我没事,我帮你吧。”
    聂召峥皱了皱眉,坚定地将她推出去,“不想让别的男人吃我老婆做的饭。”
    林芷:“……”
    正在厨房门口开着视频给兄弟们直播二哥为他做饭的梁辰:“……”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三碗面条端上了桌。
    梁辰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碗,“二哥……你就给我吃这个?”
    聂召峥优雅地夹了一筷子面,淡淡道,“怎么,还想我做满汉全席给你吃?”
    “不是,你买了那么多东西,先不说生活用品吧,大闸蟹小龙虾也买了不少啊,你就给我吃面啊??”
    “这不就是龙虾面吗。”聂召峥有些不耐烦,“爱吃不吃。”
    要不是梁辰非要跟上来,他此刻应该吃着老婆做的丰盛晚餐,而不是还要亲自动手做三人份的面条这么麻烦。
    梁辰心里流着泪,默默地吃面。算了,就算是面,也是二哥做的面,这次吃到了他的面,下次一定还能吃到他做的其他东西!
    “明天有工作吗?”聂召峥将剥好的龙虾放进林芷碗里。
    “没啊。”
    “那陪我去上班吧?”
    林芷看向他,想到自己如今在他公司里的形象,脸红了红,“不去,你知道那天早上我出来看到你办公室里那几个人有多尴尬吗,我以后都不敢去你公司了,丢死人。”
    “可是我突然发现在公司的感觉还不错,我想——”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林芷就涨红了脸激动地扑过去,伸手捂住了他的嘴!
    聂召峥被她撞得往后扬了扬,圈住她的腰,无奈地将她的手指从自己唇上挪开,握在手中,“你想哪去了,我说你陪我办公的感觉还不错,开会的时候心情都好了一些。”
    他看着她涨红的脸仿佛是要喘不上气窒息了,低笑出声,薄唇凑近她耳边,“不过你心里想的那种感觉,也还不错。下次试试办公桌,嗯?”
    “我吃饱了!”林芷脸红得滴血,低着头推开了他,狼狈地落荒而逃,上楼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。
    聂召峥好心情地吃了一口面,嘴角带着淡笑。
    眼角的余光无意一瞥,这才看到面前还坐着一个人。
    顿时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,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    梁辰:“……”
    没想到预言这么快就视线了,他果然吃到了二哥做的其他东西。
    狗粮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翌日,无论聂召峥如何威逼利诱,林芷都死活不同意跟他去公司。
    聂召峥有些发愁,老婆脸皮太薄了怎么办才好,很多新地点还没解锁呢。
    乐娱的晚会很重要,林芷没有了公司,服装造型这些就都需要自己准备。
    下午和夏瑶约好了,去以前常去的几家高级礼服定制店试一下衣服。
    夏瑶坐的公交车过来,到了路口还需要步行十几分钟,最近天气慢慢的开始转热了,林芷将手中的矿泉水贴上她红彤彤的小脸,夏瑶接过去,在脸颊上冰了一会儿,浑身的燥热才缓和了许多。
    一进店里,就有导购微笑地上前,不露声色地打量林芷,“您好。”
    “有没有现货礼服,合适我俩的尺码。简单素雅一些的。”
    “有是有……”导购顿了顿,继续微笑道,“不过本店的现款礼服价格都比较昂贵,您如果确定要购买的话,我这就带二位去试礼服。”
    林芷不禁皱了皱眉,对方的态度虽然还算恭敬,笑容也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,但眼中却带着一丝不屑。
    这家礼服店是最受c市名媛们欢迎的几家店之一,是香家衍生的小众品牌,走顶级路线,在奢侈品的前提下又提升了一个档次,所以这个牌子的东西都不便宜。林芷以前来过几次,大概清楚价格。虽然有些肉痛,但明天的晚会是决定她最近曝光度和热度的一个机会,她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出场。
    夏瑶拉了拉她手,压低了声音说,“这个牌子太贵了,你自己买吧,我随便准备一套礼服就好,经纪人穿这么漂亮干什么。”
    “明天可是你广交业内人士的好机会,当然要穿得漂漂亮亮的。工作室以后的资源和广告还要靠你联系呢。”林芷握紧她的手,转头对导购说,“带我们去试一下吧。”
    导购犹疑了一下,有些不太情愿,但还是带着她俩过去了。
    拉开壁墙,明亮璀璨的灯光下挂着满满一排的礼服,做工都很精致,设计上也是各有千秋。
    林芷一眼就看中了挂在最里面的一条浅蓝色长裙,“这条拿给我试试吧。”
    “抱歉小姐,这件礼服已经被人预订了。”导购拿了其他几件介绍给林芷,“您这么漂亮,身材又好,其实穿什么都好看,要不试试这两件吧,这两件价格也比较优惠,性价比很高。”
    林芷虽然更喜欢那条浅蓝色的裙子,但既然已经被人订下了,她也只好放弃。导购拿的那两条裙子倒也还不错,款式比较简洁,她正准备伸手去拿,身后就响起一道令她厌恶又头疼的声音,“林大小姐不是傍上大树了吗,怎么买件礼服还要挑便宜货,真是有够寒酸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宁东杨和林倩倩一走进礼服店,就听到两个导购凑在一起小声地聊着八卦。
    其中一人幸灾乐祸道,“小怡竟然还真带着那个林芷和她朋友去试礼服了,明知道她们买不起,我看到她进来,都懒得理她。”
    “也不一定吧,虽然她家里是落魄了,但她不是和聂召峥在一起了吗?聂召峥从手指缝里流出来一点沙,都够她将咱们整家店都买下来了。其实刚刚我想去接待她的,但小怡刚好站在门口,我就没过去了。”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前两天我才听两个认识林芷的名媛在咱们店里聊天,说聂召峥好像已经结婚了,据说是隐婚。和这些小明星不过是玩玩而已,男人嘛,特别是有钱的男人,谁在外面没包/养两个女明星的?再有钱也不会在这些玩意身上花多少,你没看到林芷身上穿的衣服,都是香家去年的旧款吗?”
    宁东杨陪林倩倩来拿衣服,没想到会碰到林芷。
    听到导购的谈话,他顿时就乐了,兴冲冲地跑进去,一眼就看到林芷正准备去接一件明显看起来是店里的尾款礼服。
    “林大小姐不是傍上大树了吗,怎么买件礼服还要挑便宜货,真是有够寒酸。”宁东杨抱着手臂,一脸幸灾乐祸,“看来聂召峥对你也不怎么样嘛,果然结了婚的男人,对外面的女人就没那么大方了。”
    林芷有些无语地看着他,听到他说结婚,脸色有些古怪,“你听谁说他结婚了?”
    “别说你不知道啊?”宁东杨嗤笑一声,“自己身边的男人,结没结婚都察觉不到,我才不信。”
    “东杨。”林倩倩走了过来,有些无奈地看着他,轻声说,“我们不是来取衣服的吗,好了,少说两句,这些事关起门来说就好了,大庭广众的别丢了小芷的面子。”
    “她有什么面子,都能为了钱去当人家的情/妇了,还会被我说两句就羞哭了啊。”
    林倩倩无可奈何,一脸拿他没办法的样子,转头对导购说,“麻烦将我订好的礼服装起来。对了,今天你听到的事情,请不要说出去,小芷就算已经和林家脱离了关系,但我始终都当她是我的姐姐,看在我的面子上请替她保密好吗?”
    导购一边将那件蓝色的礼服取下来,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,“林小姐您放心,我们店里的员工嘴都特别严,绝不会出去乱说!”
    “情/妇你个头啊,我家小芷明明就是——”
    “瑶瑶,我们去其他店看看。”林芷打断了她的一时冲动。
    她根本就不屑和这些人废话,更不必证明什么。只是觉得有些好笑,不知道聂召峥结婚的事怎么就传到了宁东杨耳朵里,还说她是他在外面的女人?
    她跟林倩倩和楚瑜提到过自己和聂召峥结婚了,可惜她俩都没信,看来所有人想到聂召峥的妻子,都不会想到会是她。
    夏瑶气不过,但看林芷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,忍了忍,没有当众和林倩倩撕逼,给林芷丢人。但还是没忍住阴阳怪气地嘀咕了一句,“背着男朋友在外面和其他男人逛街搞暧昧的女人,当然是看谁都像情妇咯。”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林倩倩终于脸色有些变了,“我和东杨是很好的朋友,你骂我可以,不许侮辱他。”
    林芷笑吟吟的,“你急什么,她又没说给男朋友戴绿帽子的人是你。”
    林倩倩委屈地咬了咬唇,眼睛迅速泛红,宁东杨将她护在身后,一脸愠怒地瞪着林芷,又看了眼她身边的夏瑶,语气不善地道,“朋友之间不可以陪逛街送礼服吗?你俩没收过乔慕的礼物?!”
    “宁少说笑了,乔慕对我俩可是纯纯的友谊,和你可不一样。”林芷笑得一脸无辜,“宁少对朋友是真的大方,昨天给女朋友过生日的卡里,钱恐怕买不起这件礼服吧?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小姐才是你女朋友呢。”
    “我也想要这样的朋友,随叫随到关心我保护我给我花钱还不用睡我。”夏瑶羡慕地说了一句,随即疑惑地眨眨眼睛,“不对,这不叫朋友,叫冤大头吧?”
    林芷噗嗤一声笑了,夏瑶气死人的本事,简直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果然见林倩倩再也绷不住脸色了,从宁东杨身后冲出来,上前一步就扬起巴掌想要打夏瑶,林芷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    “林小芷!”林倩倩气愤地瞪着她,眼神冷得像是一把刀子,“别把别人想得和你一样龌蹉!承泽车祸刚刚出院,我想让他多多休息,才麻烦了东杨陪我跑这一趟!衣服的钱我以后会还给他的!”
    林芷满脸诧异,“林小姐最近接不到通告,连买一件礼服的钱都没了?”
    林倩倩顿时被戳中了痛处,脸都气得有些扭曲了,咬牙切齿道,“你别得意,真以为凭一个视频就能就我扳倒?我已经开过记者发布会,声明过视频里的人不是我!你等着,明天之后我就要东山再起了!”
    林芷当然知道一个视频不至于彻底将她扳倒,聂召峥也知道。林倩倩的公关团队很不错,找来了一个和林倩倩长得挺像的普通人,在记者发布会上证明了视频中的人是那个女孩,而不是林倩倩。
    除非被马赛克的那个人站出来指正林倩倩,咬定是她,否则这件事就要这样翻篇了。
    但她和林倩倩都知道,那个人不可能出来指正她,扳倒林倩倩的同时,会对他有很不好的影响。这无疑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
    聂召峥也不会让他这么做,所以才在放出去的视频里马赛克了那人的脸,小小地给林倩倩找点麻烦。
    因为视频里的那个人,是聂召峥的发小,司崇。
    司崇压根没想到自己年轻气盛时玩过的一个小明星,竟然后患无穷到被人留下了把柄。他刚继承了司家的生意,这节骨眼上要是曝出他和林倩倩有过的那段羞耻的往事,恐怕要被家里人一气之下丢到南极分公司去。
    好在聂召峥平日里虽然对几个发小冷冷淡淡的,其实心里是在乎他们的。
    “林小姐,礼服已经给您包装好了。”导购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    林倩倩冷哼一声,接过袋子,不想再搭理林芷,太跌份。
    林芷慢吞吞地从包里取出一张黑卡,当着众人的面递给夏瑶,“瑶瑶,麻烦帮我到隔壁店里去挑两套礼服,我有些累了,先到咖啡厅坐着等你。我的尺寸你清楚的,你的眼光我也是相信的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逼装得,我给满分。
    “好,那我多买几套,你拿回去慢慢试,挑一件喜欢的,剩下的咱就在微博上搞抽奖送粉丝。”夏瑶笑眯眯地说,“聂总说了,让你使劲花钱,他赚这么多钱就是为了给你花的。咱们别搞得跟那些过气艺人一样寒酸,送什么自己代言的化妆品、手机。”
    林芷一副‘你说的很有道理’的模样,挽着夏瑶的手,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咕,“幸亏我男朋友对我好,一出道就顺风顺水,不用靠陪酒上位。今天开心,我们去吃大餐吧。”